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lsm1006000-----陌上闲云

和平处事,正直居心;放眼读书,立跟做人。欢迎朋友光临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风水三僚(二)  

2017-07-08 17:32:18|  分类: 易卦·命理·风水相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举人《风水三僚(二)》
        海西举人四柱八字预测工作室http://zhuzongfa8.blog.163.com荣幸为您诠释和指点:性格、相貌、健康、学历、情感、婚姻、家庭、事业、前途、财运

  导语:客家人崇尚风水,客家风水术的祖师爷杨筠松就在三僚开基,如今几乎遍及客地的风水师都自称是他的传人,三僚的男子,超过一半人通晓风水术。风水对三僚、对客家人的生活有着怎样的影响呢?

\

 风水是什么?古往今来的专家学者为此始终争执不休。

        有人说它是科学。“风水是中国自然科学的萌芽”;“风水是被扭曲了的古代科学技术”;“风水是关于环境选择的学问”;“风水凝聚着中国古代哲学、科学、美学的智慧……理所当然是传统建筑理论的一部分”。

        有人说它是迷信。“风水是一种建立在封建迷信思想上的相地术,是不科学的,甚至是非常荒谬的”,“风水是旧中国的一种迷信,认为住宅基地或坟地周围的风向水流等形势,能招致住者或葬者一家的祸福”。一首流传甚广的打油诗这样写道:“风水先生惯说空,指南指北指西东;世间若有封侯地,何不寻来葬乃翁”。

        也有人比较客观地分析了风水的两面,认为“不能简单地称作迷信或科学。风水这种独特的选择地点的中国系统,具有科学的成分,也有迷信的成分。”

        科学也罢,迷信也罢,兼有科学与迷信二者也罢,风水深深介入了中国人尤其是客家人的生活,成为影响全民的风俗,却是谁也无法否认的事实。中国是风水的发源地,客家地区是风水的主要传承地,而把风水术带入客家地区的,则是唐末开基三僚的杨筠松,他和他的三个高徒曾文遄、廖金精、赖文俊(一说廖为五传弟子,赖为二传弟子,均系徒孙辈),被奉为客家风水的四大祖师爷,分别称为杨公先师、曾公先师、廖公先师、赖公先师,在客家乡村受到广泛崇拜。走进三僚,在实地探究了客家风水术的来龙去脉之后,你才有可能对风水产生比较客观的认识。那么,还是启程,去三僚!

        未进三僚的时候,其实已经神游多次了。在电视上、在画页中、在零零散散介绍三僚的各种文章里。但再美的介绍终究比不得实地亲游,中国风水第一村的风姿,借助各色媒体,不断撞击我的眼球,促我启程。

        去三僚的意愿变得异乎寻常地坚决。短短的半年中,我已经接连三次动身走向三僚,但三僚似乎在考验我,非让我经历了接二连三的困扰后方才露出真容。第一次动身,本来阳光晴好,车开出十余里忽然雨意缠绵,在阴雨中缓缓行出了百余里,接近江西地界,一个拐弯处,一辆不按牌理出牌的小轿车轰地撞上了我们的车,撞坏了车的左侧边门,也把我脑中萦绕不去的三僚,一下子撞飞到九霄云外,这一次自然是走不成了。两个月后,再度出发,先到江西的宁都,想先看看杨筠松高徒廖金精曾经隐居的翠微峰,不想人未及登山,雨又光临了。只好弃山而去,直奔三僚。雨却紧随不舍,到了宁都兴国的交界点,三僚那“中国风水第一村”的大幅宣传牌下,正要拐进往三僚的岔路时,气急败坏的雨整个疯了,雨阵铺天盖地,严防我与三僚的会晤。只好又与三僚失之交臂了,幸好夜宿兴国的时候,兴国县社科联主席胡玉春送了我一本专著《中国风水文化第一村——三僚》,这位学者研究三僚风水文化多年,书中不仅资料详实,且颇有见地,在兴国的雨夜阅读三僚,那颗失落的心,多少有了些慰藉。

        年关将近,赴三僚的心情更加迫切。出武平,过会昌,经于都县城折入银坑镇,按当地人介绍的捷径直奔三僚,道路越来越小,心中阵阵狐疑,难道走岔了,又要与三僚擦肩而过么?三僚啊,我都赶上三顾茅庐的刘使君了,这等的虔诚,连两番拦截的雨也被我感动不再阻挠了,难道你还不愿意一展真容么?

        这一回三僚的脸色终于多云转晴。道路虽小,却是自古三僚通往外界的正道,当年风水祖师爷杨筠松带着两位高徒,该也是从这条小道进入三僚的。当然那时还不叫三僚,那时这里荒无人烟,杨筠松师徒背着简单的包裹,跋山涉水而来,就近攀上一座山峰,纵目四望,立时就被这一片山环水绕的盆地吸引住了。好宽的盆地,方圆怕有数十平方公里吧,大部平展、宽阔,盆地中间突起一座不高的长条形山包,盆地的后部也有数座山峰,其势与巍峨的远山相连,树木葱茏。有一株苍郁的古松矗于一座山梁上,张开硕大的凉伞,松下是一块圆圆的巨石。多好的风水啊!徒弟曾文遄抑不住喜悦,兴冲冲抢先喊了起来:“师父你看,多好的屋场!前有金盘玉印,后有凉伞遮阴,我们在这住下来,子子孙孙发达当官。”隔着1200年的光阴,我似乎还能感觉到曾文遄那发自内心的欢呼。徒弟的喜悦也感染了师父,杨筠松顺着曾文遄的指点,细细了望,同样喜上眉梢:“好风水,好风水,果然是我们堪舆人世代的家园。前有罗经吸石,后有包裹随身。住在这里,子孙世世代代端着罗盘背着包裹吃穿不愁。”师徒三人就在这里定居下来,荒渺的盆地间于是出现了三架茅棚。客家人称草棚为“寮”,这里就被称为“三寮”,天长日久,渐渐就写作“三僚”了。

        风水三僚(二) - 举人 - 海西举人四柱八字预测工作室

        曾文遄说的“金盘玉印”,杨筠松说的“罗经吸石”,指的都是盆地中间突起的那道长条形山包,站在高处眺望,山的一端稍尖,真有点罗盘中的指针模样。所谓“金盘玉印”,任我怎么想象似乎也不太吻合。而“凉伞遮阴”和“包裹随身”,倒都贴切。苍松比作凉伞,巨石比作包裹,都是象形,只是曾文遄的比喻袒露着世俗的期盼,杨筠松的比喻就透着人生的沉重了。

        登上“凉伞遮阴”的那架山梁,在亭亭如盖的苍松下,在巨石那硕大的“包裹”边,杨筠松师徒的音容笑貌穿过时空仿佛就在眼前。苍松肯定不是千余年前那一株了,但那凉伞一般的树冠,却似乎仍张扬着曾文遄的期盼;巨石依旧,即使再过千年它也还是同样硕大的“包裹”,多么沉重的“包裹”啊!它是否预示着“堪舆” 之路的曲折与艰辛?据说看到徒弟陡然失落的面容,杨筠松心一软,语气平和了,缓缓加上两句断语:“布衣接圣旨,代代拜皇都”。这以后三僚果真堪舆名师辈出,虽然大都是“布衣”平民,但却常被请入京都,为多个朝代勘察风水,倒真应了杨筠松“代代拜皇都”的断语。杨筠松本人没有子嗣,而他的曾、廖两个徒弟,子子孙孙在此繁衍不息,现在三僚整个行政村人口近5千人,90%以上是曾、廖两姓,各据盆地的一边,两姓相对建起村落,组成一副阴阳太极鱼的图形,两姓的始祖祠堂,就点在阴阳二鱼的鱼眼上风水三僚(二) - 举人 - 海西举人四柱八字预测工作室

         风水三僚(二) - 举人 - 海西举人四柱八字预测工作室

        走在三僚的村落与山水间,几乎随处可见风水的痕迹。整个盆地那是一种堪舆用的罗盘形状,盆地中部长条形的山包,便是罗盘的指针,杨筠松断的“罗经吸石”。盆地后部有“凉伞遮阴”与“包裹随身”,盆地一侧还有座秤杆形的山梁,长着一棵有着九个树梢的千年古杉,俗称“九尾杉”,据传是杨筠松亲手栽植的。海外的堪舆考察团来三僚,杨公“九尾杉”是必定要膜拜的圣迹。整个村落依《易经》原理而建,所谓“太极生两仪,两仪生四象,四象生八卦”,曾、廖两姓,分居“两仪”,村子的东西南北四边的山头,则建有东华、西竺、南箕、北斗四座寺庙,象征“四维”,由“四维”再衍生出“八景”。村落之间,廖氏的风水建筑七星池、章罡土,曾氏的风水建筑狗形祠、挂壁天井等等,时不时晃进你的眼底。当然,最引人的风水建筑还是两姓各自的杨公祠,除了都供奉风水祖师爷杨筠松外,还供奉祖师高徒——两姓各自的始祖曾文遄与廖金精

        风水三僚(二) - 举人 - 海西举人四柱八字预测工作室

        解读三僚,只能从杨筠松和他的两位高徒开始。

        举人节选马卡丹《千年回望》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